2018年终总结

从来没有写过真正意义上的年终总结,一方面是懒,另一方面是文笔不行,但年纪越大越发觉得有些事情需要用“笔”记录下来,否则一转眼就忘了。毕业差不多3年了,通过校招入职网易至今,随着公司人数和队伍的壮大,已经感觉是半个“老人”了。入职进来的时候从事客户端研发,负责单独的几个业务开发,随着业务发展及人员扩充,后面负责一条单独的业务线;今年7月中旬内部转岗到了后台开发,负责某基础服务后台系统,并提供前台服务。

工作

今年最大的变化,就是换岗位了。从自己最熟悉的客户端领域,转到了从零开始的后端。这一转变来得非常突然,在没有想好应对之策时,我一般的选择是顺其自然。人总要对新鲜的事物保持足够的好奇心,何况是我心心念的后台开发,以致于在我还没能够深入了解后端需要的知识体系与技术架构时,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喂我温饱的土壤,踏上披荆斩棘之路。

说来也巧,在客户端的最后一个版本,尝试了三种新的东西——kotlin、RxJava和构建组件化。有人能够推动项目使用新技术,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,有几位新入职的同事对kotlin和RxJava比较熟悉,也得益于主管愿意尝试,索性也就跟着用起来。整体感受是踏出了原有的编程思维定势,编写流式函数更有利于构建复杂的模块,通过不断地将大功能拆分成一个个小功能,再通过流式将这些小功能串行或者并行地跑起来,最终可以构造一个复杂的系统。遗憾的是,我用的时间很短,上手较慢,很难从思维定势中走出来,需要不断地练习。组件化也是今年的重点,在各个大公司都差不多推出各种成熟的组件化方案时,反观考拉的工程,也需要思考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来使工程解耦,提升人效。年中的时候组内来了一位对组件化有着丰富经验的大神,在他的推动下,结合考拉现有工程的基础架构,组件化的基础构建也就开始了。上线的第一个版本,实现了一套编译期自动收集服务注册的组件化架构,为组件的隔离提供了架构基础。

体验了不到两个月的kotlin,在转到后端后,就结束了,回到了Java时代,而且是JDK7。当然,这不是主要的。对于后端知识的匮乏才是我转岗以后的首要问题。刚转的前两周,除了将工程跑起来,在测试环境部署,剩下的事情就是东看看,西看看。applicationContext.xml是什么,有什么用?谷歌一下。@Component、@Service注解怎么用,有什么区别?继续谷歌。Spring和SpringMVC什么关系?谷歌。RabbitMQ,kafka?谷歌谷歌谷歌。谷人希(原意谷歌是人类的希望,解读为谷歌给人带来了希望啊)。

Spring是整个后端架构基础中的基础,开始啃官网的文档,啃了一段时间发现太慢了,消化也不好(后来才知道由Spring孵化出来的项目有几十个,基础的Spring代码也有几百兆),于是又回到了项目中的代码,看见一处不明白的就谷歌相关的内容,极度焦虑地在啃着。

业务上,跟之前在移动端负责的交易链路完全不一样,这里属于基础服务提供方。一开始在大佬的指导下,通过写单测(写单测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……)来熟悉相关的业务,熟悉的过程也不是一蹴而就,对于不好难理解的概念,需要多在测试环境体验系统的各个功能,甚至通过断点来走每一个功能,过程颇为艰辛。

经过了几个月的摸索与迭代,基本能够摸清后台的技术框架路线,业务上能够帮助别人排查问题,并开发新功能了。

生活

3月份的时候和阿咪小朋友跟着公司的年度旅游去了一趟苏梅岛,来回花了差不多2天,剩下的4天时间在岛上自由行。与其说是去旅游,不如说是去散散心。最近的几次旅游,观念发生了变化,再也不是想去哪个网红的景点打卡,而是去体验一下当地纯正的美食。真正的当地美食一般都是在不起眼的小店里,价格也不贵,吃起来颇为顺心。最记忆犹新的是在一家店了前后点了3盘空心菜。

从7月转岗到后端以后,又回到了本部,加上胃一直不怎么好,胃动力不足,于是恢复了健身。前期的时候基本坚持一周四天,每天半小时以上,主要是撸铁,练胸肌、背、肱二肱三以及大腿。后面天气逐渐转冷了,业务也开始了新项目,每周变成不定期的去健身房了。希望能够坚持下来吧。

18年最重大的一件事,就是摇到了号,买个了房子。回头来看,第一感觉是买在了高点,行情已经回落了,特别是二手房,降价特别厉害;第二是掏空了“六个钱包”,还债路漫漫;第三是最近几个月买新房都非常闹心,几乎所有的楼盘都在打精装修的主意,减配、“惊”装、质量差、维权成了大部分楼盘的标签。但内心还是喜悦的,再过一年,终于在杭州有个家了。

12月底,回了一趟家,参加了两场非常要好的朋友的婚礼。一场是林丫丫的,和她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熬的高考时光,那时候的相互鼓励至今令我难忘,一段美好的时光就此定格,祝福她!另一场是阿咪小朋友的好朋友,也是陪伴她度过大学时光的闺蜜,感谢她对阿咪的照顾,祝福!